当前位置:首页 > 口子资讯 >

今年第一个面馆IPO来了,估值70亿

2021年,这一幕令人印象深刻:几乎所有投消费的VC/PE都在找面馆。

面馆第一个IPO要来了。

春节前夕,和府捞面要去IPO的消息引爆了沉寂许久的消费赛道。一切源于绝味食品的一则公告:绝味食品全资子公司“深圳网聚”参股的江苏和府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(以下简称“和府捞面”)拟实施境外上市计划。也就是说,和府捞面要去海外IPO了。

和府捞面成立于2012年,是一家中式连锁面馆。创始人李学林在入局餐饮之前,曾在江苏际通做3C品类,后来创办了和府,并开创性地引入“捞面”品类和“书房”场景。截至2021年6月底,和府捞面全国门店总数突破340家。去年7月,和府捞面完成了近8亿元E轮融资,腾讯投资以及众多VC/PE入局,创下了连锁面馆当年最高融资纪录。

和府捞面的迅猛崛起堪称面馆赛道火爆的一缕缩影。2021年,国内面馆赛道经历了前所未见的融资大潮。陈香贵、张拉拉、马记永、遇见小面、五爷拌面等一笔又一笔融资,几乎所有投消费的VC/PE都在找面馆,这样疯狂的一幕幕仿佛还在眼前。

01 中式面馆将诞生第一个IPO,他做出了70亿估值

和府捞面背后的李学林是一位跨界创业者。

时间回到2000年,李学林在江苏省白蒲镇组建了际通连锁手机,开启了在通信行业探索之路。此后,他的际通连锁手机从白蒲开到遍布江苏大小城市,后来更是成为了江苏省手机零售行业的龙头。

2010年左右,手机零售行业竞争进入白热化,硝烟弥漫。意识到这一点后,李学林将目光转向了跟通讯行业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行业——餐饮,并将二次创业的目标锁定在“面品类”。

为何偏偏选择这一品类?李学林曾解释:“全国有3万多亿的餐饮体量市场,面品类占据了其中的8000亿,且每年均呈两位数体量增长速度。”与此同时,当时的中国市场还没有出现一家千店规模的面馆连锁品牌。2012年,李学林决定做一个“中式主题高端快餐”,便在江苏如皋成立了和府捞面。

但李学林并不急于开设第一家店,而是先做了大量且详细的调研工作。彼时,李学林和创业团队跑到欧洲、东南亚、美国、日本等国家和地区试吃面条。在国内,他们更是不惜成本,坐飞机、住酒店,只是为了吃上一碗面。“当花完这1000多万时,才真正了解了这个市场,了解了用户的本质需求。”李学林曾在公开采访中坦言。

除了调研,李学林团队还在忙着锻造供应链体系。正式开店之前,和府捞面先建设了一个15000平米的中央厨房,用于满足1000家门店的标准化运营。万事俱备只欠东风。2013年8月,和府捞面的第一家门店在江苏如皋大润发正式开业,开创性地引入“捞面”品类和“书房”场景,颠覆了大众对面馆的传统认知,一开业便迅速爆火。

2014年,和府捞面成立上海办事处,品牌逐步往上海、苏州等一二线城市扩张。2016年和府捞面走出华东市场,相继开拓华北、华中、华南市场板块,以品牌标志的“中式书房”主力店型落地一、二线城市高端商场。2017年10月,和府捞面就开出了第100家直营门店。截至2021年6月底,和府捞面全国门店总数超340家。其中,2021年新增门店数较2020年翻番,全国约2天新开一家店。

短短数年,和府捞面开出数百家门店,背后VC/PE云集。早在2015年至2017年,和府捞面就曾先后完成3000万元A轮融资、5000万元B轮融资以及1亿元C轮融资。2019年7月,和府捞面宣布完成2.15亿元C+轮融资。

随后,和府捞面融资节奏越来愈快,融资金额几乎每年翻一番。2020年11月,和府捞面宣布完成4.5亿元D轮融资,由腾讯和龙湖资本领投,华映资本跟投。2021年7月,和府捞面完成了近8亿元E轮融资,本轮融资由CMC资本领投,新股东众为资本、老股东腾讯投资、LongforCapital跟投。单轮8亿元的融资额,刷新了连锁面馆当年最高融资纪录。

那时,和府捞面非常抢手,国内不少知名VC/PE机构都在排队抢份额。李学林曾透露,和府捞面的E轮融资估值在70亿元,但融资过程中,有些资本对于甚至给出了140亿元的估值,还有的报价估值甚至高达160亿元。时至今日,李学林渐渐把一家连锁面馆慢慢推到了IPO的大门前。

02 VC/PE爱上吃面,红杉、高瓴、高榕、源码都投了

透过和府捞面,我们可以一窥连锁面馆融资火爆的场面。

2021年堪称是疯狂的一年,面馆品牌融资应接不暇。2021年3月,遇见小面完成数千万元新一轮融资,由碧桂园创投领投,原有股东弘毅百福,喜家德持续跟投;7月,遇见小面又完成了超1亿元的新一轮融资,本轮由碧桂园创投领投,老股东喜家德跟投。值得注意的是,新一轮融资的投后估值已涨至约30亿元,约为前一轮(约10亿元)的三倍。

另一强劲玩家五爷拌面,更是引来国内一线VC/PE驻足。2021年6月,五爷拌面宣布完成了3亿元A轮融资,本轮融资由鼎晖VGC(鼎晖创新与成长基金)领投,五爷拌面天使轮投资人王岑创立的B资本跟投。不到一个月,五爷拌面拿到了高瓴创投的A+轮投资。

同样被顶级VC/PE抢破头的面馆品牌,还有马记永牛肉拉面。马记永牛肉拉面第一家店开设于2019年,门店规模也只有十几家。成立不到3年时间,它却备受各路资本青睐。在马记永天使轮融资中,投资机构为挑战者资本、险峰资本、凯辉资金、高榕资本、红杉中国。还有消息称,红杉中国递出了高达10亿元以上估值的投资意向书。

紧接着,兰州牛肉面品牌——陈香贵也来势汹汹。去年7月,陈香贵完成新一轮过亿元融资,由正心谷资本领投,云九资本跟投,老股东源码资本和天使投资人宋欢平继续加持。谈到这笔融资,云九资本执行董事王亮曾回忆,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商场招商处听到“陈香贵排队很爆”,于是开始对这一蕴藏着巨大机会的赛道展开调研。在好友宋欢平的介绍下,王亮与陈香贵的创始人姜军见了一面,“见完我们就决定要投了,从见第一面到打出第一笔意向金仅隔两天”。4个月后,陈香贵再获新一轮,投资方包括水滴资产、华兴新经济基金、巧厨商贸等。

这一年,连锁面馆赛道迎来了前所未有的资本热度。2021年,该赛道投融资事件数超过25件,较2020年翻了3倍。当资本开始围猎面馆生意,瑞幸咖啡创始人陆正耀也携部分原班人马杀入面馆赛道。根据Tech星球报道,“趣小面”正在寻求一轮融资,消息人士透露,趣小面本轮估值为10亿元。

曾一度不被资本看好的面食,如今为何炙手可热?这或许要从面食行业背后庞大的市场规模说起。与“粥、粉、饭”,并称为是中国饮食界“四大发明”的面食,无论是在我国的南方还是北方,都有着强烈的需求和广阔的市场。当前全国市场,面条类餐饮门店数量众多,需求量非常大。据中研网数据显示,我国米面制主食产业空间在10000亿元左右,几乎10倍于新式茶饮市场、30倍于“气泡+”行业的规模。

“更重要的是,面食属于大众品牌,无需进行消费教育。”北京一位消费投资人曾分享,而且面馆可以通过规模连锁方式,提升行业集中度。因此,在大多数投资人看来,目前连锁面馆市场已来到看得见、摸得着品牌效益的契机。至此,这一门以往“不性感”的生意也挤满了一众投资人。

03 乡村基、杨国福、老乡鸡都来了,连锁餐饮上市潮大爆发

在和府捞面之前,中式快餐连锁品牌“乡村基”刚刚在1月25日提交了港股IPO招股书。

乡村基的背后是一位重庆妹子李红,她在28岁时与丈夫开了一家川菜馆“乡村鸡”,经历过生意红火,也陷入过停滞。2006年,“乡村鸡”改名为乡村基;4年后,乡村基已经开出了100家门店,还敲响了纽交所IPO的钟锣。

从最初的一家小餐馆,到如今掌舵乡村基和大米先生两大自营品牌,坐拥1145家自营门店,25余年过去,乡村基开遍了川渝地区,也走进了上海,一年进账超30亿元。

2007年,红杉中国、海纳亚洲促成了乡村基的首笔融资,9年后,乡村基私有化从纽交所退市;疫情来临后,乡村基又在2020年6月再次获得了红杉中国的战略投资。

同样在今年1月,另一家连锁餐馆——七欣天,也在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。这是一家中式海鲜连锁餐厅,并将海鲜与火锅相结合,也因此,一旦成功上市,七欣天将成为继海底捞和呷浦呷浦后赴港上市的“火锅第三股”。

七欣天的创办人阮天书祖籍湖北。江湖传言,他的先祖早在清朝时便是皇宫御厨,掌握鱼、蟹的独家烹饪技艺。到了阮天书这一代,他在2001年辞去了厨师的工作,在浙江开出了第一家“七子餐饮有限公司”的门店,专食由缅甸野生海蟹制作的“迷踪蟹”。

如今,七欣天已经在全国拥有252家门店,足迹涉及江浙沪、福建、广东、海南、湖北、湖南、安徽等地。根据招股书,2021年前9个月,七欣天营业收入为14.72亿元,净利润则达到了2.59亿元。

再往前,去年9月,中式连锁餐饮品牌老乡鸡也正式冲刺深交所IPO。老乡鸡的背后,是一位60后退伍军人白手起家的励志故事。1962年,束从轩出生在安徽省肥西县的一户农民家庭,20岁结束军旅生涯后回到老家养起了鸡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接触到快餐行业,于是决心大转身。2003年,第一家“肥西老母鸡”中式快餐店在合肥舒城路正式开业,这正是老乡鸡的前身。

19年时间,老乡鸡从肥西开到合肥,又从安徽扩张至全国,累计开出超千家门店,营收超30亿元,是妥妥的中式连锁餐饮巨无霸。在这个过程中,老乡鸡曾获得加华资本的投资。而在今年1月,老乡鸡又完成了广发干和和麦星投资共同参与的pre-ipo轮融资。至此,老乡鸡距离A股上市更进一步。

此外,老娘舅也同样准备在A股上市,浙江证监局已经披露了其辅导备案公示文件;此前绿茶餐厅也早已披露招股书,再加上粤式火锅连锁餐厅“捞王”也在去年9月提交了招股书,这一波餐饮上市潮来的浩浩荡荡。

连锁餐饮企业为何此时扎堆上市?疫情,无疑是餐饮行业的转折点。迅速减少的客流量、翻台率、客单价等指标,让以往不愁现金流的餐饮品牌不得不更多地接触资本、接触资本市场,以提高开店速度,迅速提升市场占有率。

西贝餐饮创始人贾国龙曾坦言,“西贝确定了要融资,要进入资本市场,要把资本的能量用起来。疫情对我有很大的触动,自身的力量还是有限,想有大的发展还得要用资本的力量。”

正如一位专注于餐饮的VC投资人认为,“眼下这些公司选择去IPO,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为了活下去,然后再去占领市场,他们也是在提前布局后疫情时代。”

连锁餐饮上市潮,就要来了。

相关资讯

今年第一个面馆IPO来了,估值70亿

韩束母公司上美,不变的上市野心

寡头、井喷、突围,中国饮料浮沉四十年”,”incident”:”企业盈利”,

猜你喜欢